郵箱登錄 | 所務辦公 | 收藏本站 | English | 中國科學院
 
首頁 計算所概況 新聞動態 科研成果 研究隊伍 國際交流 技術轉移 研究生教育 學術出版物 黨群園地 科學傳播 信息公開
新聞動態
計算所新聞
媒體文摘
現在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媒體文摘
要為中國UOF說話
2008-03-21 | 作者:計算機世界報 趙宏偉 | 【 【打印】【關閉】

OOXML并非事實標準

        基于XML的文檔標準是一個新標準,OOXML也完全是一個新的格式,它與舊的二進制事實標準(.doc等)是完全不同的技術體系,PDF的例子絲毫不能說明OOXML走“快速通道”是合適的。

        孫定: 2月29日ISO召開了一個會議,重新討論微軟的OOXML國際標準申請,這是否會對OOXML能否成為國際標準產生很大影響?你是如何看待這次會議的?

        倪光南: 這次會議實際上就是去年9月份投票的繼續。在去年9月ISO的投票中,微軟沒有通過基本成員2/3的票數要求,但是,根據國際標準組織“快速通道”的議程,還需要召開BRM會議,實際上就是對投票情況的再討論,對于各國提出的問題進行解答。從目前情況來看,因為會議時間很短,總共只有5天,而提出的相關問題據說匯總后有1000多個。這么多問題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想從技術角度來討論解決是絕對不可能的。會后,有些國家可能會改變自己以往的意見,但最終結果還存在很多變數,不到最后一天誰也不能斷定微軟標準會不會被通過。

        我的觀點是,微軟的標準并沒有達到可以通過的程度。最近我們也了解了一下,這種比較大型的標準在歷史上是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被認可通過的。像MPEG-4,它有4000多頁指標,按正常程序,分5個階段,經過了6年的時間才陸續發展起來。微軟OOXML是2006年12月份提交給“快速通道”的,有長達6000多頁的技術指標。如果今年3月底就被通過,也只用了一年多一點的時間,這顯然是不夠嚴肅的。

        微軟也舉出了PDF快速通過國際標準的例子,但是我要說,PDF的情況比較特殊。1992年Adobe公司提出的PDF,經過15年在全世界的廣泛應用,已經成為了事實標準。并且PDF在評議過程中只收到了205條意見,所有意見都被妥善地加以處理。因此PDF在2007年12月做最后表決時是全體一致通過的。此外,PDF的指標只有1300頁,遠遠少于OOXML的6000多頁。

        有人說OOXML也是一個事實標準,其實它不是?;赬ML的文檔標準是一個新標準,OOXML也完全是一個新的格式,它與舊的二進制事實標準(.doc等)是完全不同的技術體系。所以,PDF的例子絲毫不能說明OOXML走“快速通道”是合適的。

        3月底ISO將最終決定微軟的OOXML能否成為國際標準。如果這次仍然沒有通過,微軟就不能再走“快速通道”,必須走更規范的流程,那就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了。

        孫定: 你所說的這些情況,微軟也應該是了解的,為什么微軟這么急于將OOXML變成國際標準呢?微軟是否是感覺到了某種緊迫性呢?

        倪光南: 回顧過去,微軟的辦公軟件之所以能夠壟斷,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它的.doc格式已經成為事實標準,所以其他辦公軟件必須要和它兼容。但是,過去微軟并不開放它的格式,其他軟件廠商的產品很難與其兼容,也就是說,并不是其他的軟件廠商做不出類似的辦公軟件,而是無法與它兼容。如果新的國際標準不是微軟的標準,那它的壟斷地位就會很難維持。

        2006年ODF成為國際標準,去年4月份UOF成為中國國家標準。這兩個標準都不具有壟斷的地位,而兩個標準也都希望能相互融合成為新的國際標準,以避免被微軟的新標準所壟斷。微軟也意識到新的國際標準對它在辦公軟件市場的壟斷將會造成威脅。從這個角度說,現在這個時機非常重要。微軟希望它的標準能成為國際標準,這樣就會形成幾個標準并立,從而形成一種有利于它的競爭格局,在這個競爭關系中,微軟相信以它以前的事實標準為支撐,會更容易在新競爭體系下取得有利地位。

UOF應大力推進

        我們的目標很清楚。一方面,我們希望中國在文檔方面有自己的標準,這樣就不會受制于人; 另一方面,我們也有市場優勢來爭取這方面的話語權,所以我們應當發展自己的UOF標準,積極推動UOF應用的發展。

        孫定: 可以看出,每個標準都代表一個利益集團,那么,在幾大標準背后,各利益集團目前的競爭狀況是怎樣的呢?

        倪光南: 從利益集團上看,大體上有3個。一個是UOF,代表國產辦公軟件、國產操作系統以及搞國產CPU等方面的利益,他們都希望推動這個標準發展,這將有利于他們更好地參與公平競爭;第二個利益集團是OOXML,這個集團主要就是微軟,當然還會有與微軟相關的一些合作伙伴,但是這些合作伙伴并不會獲得很大的直接利益,因此他們大多數會保持中立或者不反對微軟;第三個利益集團就是ODF,這個集團中的大公司有IBM、Sun、Google等,還包括Open Office開源社區,因為ODF主要是基于Open Office的軟件支撐,中國一些國產辦公軟件也是基于Open Office發展起來的,也支持ODF,所以中國的UOF利益集團和ODF的利益集團有著天然的聯系,這兩個集團本身利益上有許多重合之處。這樣來看,事實上這三個利益集團也可以看做是兩個陣營,一個是微軟的OOXML,另一個就是ODF和UOF陣營。

        有人說,OOXML和ODF背后都是外國大公司支持,我們不要去參與。其實這種說法是錯誤的,我們中國的很多公司也都是支持ODF的,在利益上我們有很大的一致性。

        孫定: 我也了解到,國際標準ODF與中國的UOF已經達成一致,愿意“由中國領導”實現兩種標準的融合,那么這種融合的進展情況怎樣?

        倪光南: 我們現在還只看到了ODF發到有關部門的邀請信,還沒有看到具體的行動。如果有關部門積極推動這件事的話,一定會有很多中國軟件企業愿意參與。

        至于標準的融合,人們希望OOXML也參與進來,全世界形成一個統一的標準。但是微軟不贊同這種做法,它現在宣傳的是“多一種標準,多一種選擇”。它表示可以提供轉換器實現幾種標準的互通。而我們的觀點是,根據過去的經驗,轉換器是很難做出來的,即使做出來了,用戶也會要求先將格式轉換好了再保存文件,也就是說,最終還是只會存在一種格式,所以轉換器根本沒什么用。

        孫定: 可以看出ODF、UOF和微軟的OOXML實際上是在進行博弈,那么我們下一步怎么辦?ODF的戰略目標是什么?

        倪光南: 我們的目標很清楚。UOF是我們的需要,我們希望中國在文檔方面有自己的標準,這樣就不會受制于人; 我們最大的優勢就是我們有很大的市場,我們應該有這方面的話語權。并且從文化的獨特性上來說,中文應用與英文應用是有差別的。所以我們應當發展自己的標準,并且在國內積極地推動UOF應用的發展。

        而ODF之所以能夠很快推出,并在歐盟的一些國家和美國的一些州都獲得了認可,大家的一個出發點就是認為,一個不開放、封閉的、私有的標準是不利于技術發展的,也不利于公共信息系統的使用和安全。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我們一定要依賴于微軟的Office軟件,它升級,我們也要隨著升級。并且,如果有一天微軟不再支持這個二進制的文檔了,那也就意味著我們過去的文檔可能無法再被打開。因此,人們還是希望有一個開放的標準來替代它,這樣就可以保證文檔不管經過多長時間都可以讀取。而ODF正是順應了這種以開放標準來替代二進制的封閉式標準的需求。

給國產軟件更多寬容

        雖然一開始在使用上肯定會有些不適應,一些軟件還會出現些問題,但這很正常,我們應該給國產軟件一些時間,允許它發現問題、改進問題。

        孫定: 微軟這些年也漸漸開始變得開放,并且微軟也表明如果微軟標準成為國際標準,會支持UOF成為國際標準,你對此怎么看?

        倪光南: 微軟開放的步子還不是很大,我認為還是需要實踐的檢驗。最近歐盟給微軟開出8. 9億歐元的罰款,就是因為2004年歐盟要求微軟開放一些東西,但微軟并沒有很好地履行它的開放承諾。最近,微軟“開放”了Office二進制文檔格式,但據有關國產Office公司分析,諸如宏信息、加密算法、嵌入字體信息等一些關鍵信息我們還是無法找到。

        當然,對于微軟開放的態度我們還是很歡迎的,不過我們還是期望有更實質性的開放。

        雖然微軟承諾OOXML成為國際標準后,會支持UOF成為國際標準,但那只是空洞的承諾,如果OOXML與UOF相競爭,我想那對中國的UOF來說沒有任何好處。

        孫定: 如果微軟的標準沒有成為國際標準,我們會有幾年的時間來發展,這幾年我們能夠得到什么樣的機會呢?

        倪光南: UOF標準看起來僅僅是一個很小的文檔標準,但是其延伸價值非常大。UOF標準發展了,國產Office軟件就可以發展,從而進一步促進國產Linux的發展,最終會帶動國產CPU的發展,因為國產CPU只能夠運行在Linux平臺上。

        因此,文檔格式標準的推廣,會直接影響到IT硬件基礎和軟件基礎,最終會推動整個信息產業鏈條的發展。中國有很大的IT市場,正在發展成為世界貿易的中心,我們應該重視國內IT市場的發展。面對這么好的市場條件,我們自己的產業應該掌握標準,把我們在世界產業鏈中的地位提升起來。

        為此,我們的企業和政府都應該動起來。企業要考慮如何做出更好的國產辦公軟件來支撐產業發展;而政府在WTO的規則下,應該引導開放標準的發展。中國在WTO中并沒有簽署“政府采購協議”(GPA),所以我們的政府采購應當采購支持UOF的國產軟件。

        同樣,廣大用戶也要支持國產軟件,雖然一開始在使用上肯定會有些不適應,一些軟件還會出現些問題,但這很正常,微軟公司的軟件不也是每年都要發那么多的補丁嗎?我們應該給國產軟件一些時間,允許它發現問題、改進問題。廣大用戶應該更寬容一些,支持國產軟件的發展。

采訪手記

倪光南的境界

        在文檔標準問題上,倪光南當之無愧地算是一名“斗士”,戰斗在反對微軟OOXML成為國際標準的前沿。

        在眾多公開場合,他毫無避諱地建議“投反對票”;他發表署名文章,直指微軟的目的是“維持其壟斷地位”;他接受媒體采訪,呼吁政府大力推動我們自己的標準。

        兩鬢斑白,已經很久沒有接受媒體大范圍采訪的倪光南,這一次卻頻繁現諸報端,高調亮相,這確實招來了一些人的非議,認為在商業與技術的領域,“狹隘的民族主義”是錯誤的。但是,當我們在與倪光南院士面對面交流之后,我們卻更加欽佩這位老人,他毫不諱言“我們應該有自己的標準”,而他所說的“我們”,恰恰不是哪一個企業,而是一個國家,而這正是他的可貴之處。

        誰也不能否認,文檔標準之爭確實是一場利益之爭。一方面,微軟并不想輕易放棄壟斷了多年的辦公軟件市場。另一方面,ODF和UOF的支持者們也希望借著這個機會,打破微軟的壟斷,在辦公軟件市場上分一杯羹。

        但在倪光南眼中,處于“發展中”的我們,還可以從中獲得更重要、更有價值的利益。在對話過程中,倪光南多次提到UOF標準的延伸價值,“應當抓住20年一遇的機會來發展國家軟件產業,推動產業鏈的提升?!?/FONT>

        在商業社會,有人為了金錢奔波,有人為事業嘔心,也有人為自己服務的小利益團體賣力,這些都是常規的法則,而此時倪光南介入標準討論,卻讓人感覺到許多“反常規”,難免有人質疑:倪光南為了什么?

        倪光南說,老一輩知識分子都不太看重錢,他們年輕時的口號是“一不為名,二不為利”,“我現在仍然如此?!彼瑫r指出,“現在的年輕人生活在一個很好的時代,盡管社會好像很少對他們提奉獻的要求,但我仍希望他們能夠充分發揮自己的作用,既謀求自己的發展,也不要忘了為國家和民族做貢獻?!?/FONT>

        寥寥幾句,似乎正是倪光南的境界。


院士感悟

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

        “這是一個很好的機遇。如果錯過了這個機遇,我們很有可能再等20年?!闭劦轿臋n標準,倪光南院士心情很急切,他解釋說,“而且我們的UOF與微軟的OOXML是同等水平的,甚至我們還要早幾年?!?/P>

        倪光南認為,在一些傳統領域,比如飛機、汽車等產業,如果我們想趕上發達國家很不容易。但是,在以高新技術為基礎的產業中,由于技術革新更加快速,所以每一次技術革新都是一次機會,對我們而言都有可能是一次全新的開始。

        而微軟之所以如此急切地想把OOXML推成國際標準,正是因為它那么多年構筑起來的壟斷地位,輕而易舉地就被這幾年的技術變革所打破了。倪光南說,信息科技與一些傳統產業不同,“這是一個完全不同的領域,一次新的技術變更就會對原有的格局產生根本的影響,中國完全可以發揮后發優勢,抓住發展的機會?!?/P>

        最近,在XML標準問題上,倪光南總是立場鮮明,在任何場合他都會干脆果斷地說:“我是為中國的UOF利益說話的,因為基于XML的文檔標準就是一個新標準,對誰都一樣,包括微軟,這回大家是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的?!?BR>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意見反饋 | 所長信箱
 
京ICP備050028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0號
过年摆摊卖什么赚钱 股票重组开盘跌停 陕西快乐10分赔率 河南快3开奖结果100期 香港五分彩怎么玩稳赚 北京赛车开奖时间 世界主要股票指数 快三秒秒彩 江苏体育彩票大乐透 山西快乐十分钟专业 黑金团队快乐8平台是真是假